來巴黎之前,她對我來說宛如一個富家千金,雖然十年前曾有一面之緣,但她的容顏我早已淡忘,只記得她的奢華、喧嘩,和許多對她的錦上添花。然而當我跑過歐洲十二個國家,超過八十個城市之後,我抱著無關痛癢的心(因為我是為了和德語老師練習會話才前進巴黎)重新拜訪這座城市,乍見一眼後我便持續心律不整,同時納悶十年光陰能對這座城市起什麼物理變化,改變的原來是我的內分泌神經,當初的我不懂得愛情。



不管任何時節來到巴黎,香榭麗舍大道(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絕對是第一條散步路線,它從西端的凱旋門(Arc de Triomphe Etoile/天台€8)開始,一直到東端的協和廣場(Place de la Concorde)結束。凱旋門建於1806年,由拿破崙親自授意,牆上刻了拿破崙軍隊的96場勝仗和386位將軍大名。它同時也是都市規劃的典範,從這裡放射出十二條大道,只要買張昂貴的門票站在天台上就能一覽無遺。



協和廣場建於1757年,原名為路易十五廣場,大革命前夕,人民在這裡慷慨陳膺,醞釀革命的火苗。大革命期間,它改名為革命廣場,革了1343顆人頭(包括路易十六和瑪麗皇后),嗜血過後人們逐漸清醒,廣場於1795年更名為”Concorde”,意謂「和平」。這名字得來真是不易!廣場中央的方尖碑是1831年埃及總督的贈禮,它的歲數超過三千三百年,耗了三年時間才將它從尼羅河運到法國,隨後法國人就迫不及待地把廣場上的路易十五雕像打入冷宮。

沿著香榭麗舍大道,從「勝利」走向「和平」。兩旁高聳的榆樹夾道,我像一隻踮步走在鋼琴上的貓,每踏出一步,心跳的頻率便升高一級。在中點的Round Point向右彎進Av. Montaigne,這裡就是所有女人夢寐的購物大街—Gucci, Chanel, Dior, Loewe, Ferragamo, Escada的旗艦店一字排開,每家名店的商品都代表著世界時尚和奢華的尖頂。Gucci的守門員有點勢利眼,一走近大門,他會殷勤地開門歡迎,然而若離開時兩手空空,他當然認為你可以親自動手。就算不消費,這些名店還是值得逛一圈,並非我慫恿拜金,而是為了琢磨品味。



走過羅浮宮城堡區,在盡頭右轉穿越藝術橋,踱下石階,沿著塞納河左岸直到聖母院(Notre Dame),這是我最喜愛的第二條散步路線。在河岸旁聽著行人踏過木橋的鞋音,望著水中的城堡倒影,我想起了鄭愁予的《下午》:

我們也坐過整個的下午,也踱著
若是過橋的鞋聲,當已遠去
遠到夕陽的居處…

巴黎聖母院在落日的輝映下閃耀著金光,因為復活節彌撒的緣故,教堂並沒有開放,也因此我錯過的瞻仰玫瑰玻璃和憑弔加西莫多的機會。教堂廣場上矗立著查理曼大帝的雕像,耳邊傳來的鐘聲是誰敲響的呢?



塞納河將巴黎一分為二,順著河水流動的方向,右岸大道馳敞,逛的是Chanel和LV,左岸小徑羊腸,讀的是一本書和幾杯咖啡。法國人喜歡說:「在右岸用錢,在左岸用腦。」我走在拉丁區裡,不累,但我想喝杯咖啡。隨意找了張椅子,點了Espresso,不像義大利人一飲而盡,法國人喜歡淺嚐細品。我攪動著手上的湯匙,在旋轉的咖啡渦紋中讀著悠悠的左岸歷史…在這杯咖啡裡,伏爾泰與神對話,揭穿了君權神授的千古謊言;在這杯咖啡裡,達文西微微一笑,看到了蒙娜麗莎的倒影;在這杯咖啡裡,雨果一邊眺望著聖母院,一邊構思著加西莫多的純潔心靈;在這杯咖啡裡,沙特和西蒙波娃醞釀了存在主義,也醞釀了愛情;在這杯咖啡裡,列寧總算可以在被放逐的生涯裡喘一口氣,旋即摩拳擦掌地準備掀起一場無產階級大革命;在這杯咖啡裡,海明威不只刻劃眼前的流動饗宴,也編織著他腦海中的美國心。



左岸令我深深著迷還有另一個原因。莎士比亞書店(Shakespeare & Co.)隔著塞納河和聖母院對望,走進書店,一股陳年的紙香立刻撲鼻,難以計數的英文二手書像瀑布一樣從天花板流瀉腳邊,每個走進的人心中都在吶喊”Amazing”!扶著陡峭的木梯爬上二樓,我瞥見一個躺在沙發床上閱讀的小女孩,還有一隻熟睡中的黑貓。再探頭進去是一個打開窗就能和櫻花握手的房間,這裡是許多窮作家免費的寫作室,也是許多騷人墨客的發言堂。老闆Whitman不只對文藝愛好者大方,只要願意付出點勞力,一個背包俠也能在此交換到一張床。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空間,讓我模仿一下王文華的口吻,這裡很有「觸感」,有「活的溫度」!



走在巴黎,隨意一抬眼就能看見艾菲爾塔(La Tour Eiffel),這座塔在1889年由建築師Gustav Eiffel豎起。建塔之初,由於它的設計太新銳,太刺眼,因此巴黎人對它百般嘲弄,所幸它的身子骨夠硬,硬是在不留情面的撻伐聲浪中挺立下來。二戰期間,它成為法國最強壯的通訊兵,自此它有了英雄的氣質,也贏得了巴黎人的賞識。塔分三層,每層的電梯票價不等,買張徒步入場券(一般€3.8/學生€3/可抵第二層),你就能挑戰1711級階梯,同時在晚上的法國大餐前消耗點卡路里。夜晚的艾菲爾塔更令人目眩神迷,誰想得到白天生硬的大鐵塊,到夜裡居然變成閃耀的黃金,這樣還不夠,每整點還為它鑲上鑽石,單就這個想法,我就覺得法國人真是浪漫得無可藥醫。



巴黎的地鐵或許有點老舊,有點髒亂,不妨把它當成地下室吧!誰家的地下室是整齊清潔美麗大方呢?花點心思將它讀懂,它就會像小叮噹的任意門一樣帶你到巴黎所有角落。(單趟€1.4/十次票€10.7/可轉線)

如果你厭倦大排長龍的隊伍,如果你希望擁有一張完整的獨照,如果你期待能在餐廳裡用英語點菜,那麼,你不要來巴黎。如果你愛對著草地異想天開,如果你愛無目的地隨意漫步,如果你愛一個慵懶的下午,那麼你一定得來巴黎。她沒有羅馬的悠遠歷史,沒有柏林的兼容大度,沒有蘇黎世的生活水準,但是她有一種味道,可以讓人清麗超俗,她有一種氣質,可以讓人脫胎換骨。她讓我在一個人間四月天,催起了一場前所未有的化學體驗…

我愛上了巴黎!或許我尚未深刻地了解她,或許她還有許多矯情的、勢利的、難堪的一面,但戀愛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套句俗諺:「再沒有比完美戀人更無聊的一件事了。」我愛上了巴黎!所以這篇文章寫得傻裡傻氣,雖然我有自知之明,我只是她眾多追求者的其中之一,但那又何妨,戀愛不就是這麼一回事!



進入Paris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