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常看到書上寫著西班牙和葡萄牙是歐洲的兩顆大門牙,不過這兩顆牙長得還頗不平均。論領土,它只有西班牙的五分之一;論人丁,它只有西班牙的四分之一;論經濟實力,它的國民年均是西班牙的七五折;論自然資源,西班牙物產豐隆山川壯麗,小小葡萄牙怎麼能比?



小歸小,我倒想瞧瞧除了蛋塔之外,它是靠什麼法寶在伊比利半島上自立門戶了八百年。

飛機在大西洋上盤旋了一圈才回頭降落在里斯本的機場,一探頭乍見睽違許久的陽光,習慣了德國陰翳翳的我,赫然驚覺原來天空是藍藍的一片。走出航站立刻看到公車站牌,搭91號的Aero-Bus(€3,功能等於一日票)約20分鐘後到Rossio火車站下車,走進Calçada do Carmo找到今晚的落腳處。里斯本的旅館並不集中,最好先訂好旅館。我住的Pensão Estação Central(單人房一晚€15,Jun-Sep€25,不含早餐)房間有一點老舊,但多一點整潔,加上位於市中心,走沒幾歩就是公車大站Praça D. Pedro V,旁邊還有超市,大體上令我相當滿意。



安頓好之後,我立刻往Castelo de São Jorge出發(學生票€1.5)。這座山丘碉堡始建於西元前138年,之後又經過幾次擴建而成為今日的規模。走在堡壘的城牆上,里斯本的海景和市景一覽無遺。我在牆縫中瞥見一隻黑白小花貓,骨碌碌的眼珠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看到我閃著快門,便眨眨眼睛跳走了。



Elevador de Santa Justa是第二個觀賞里斯本市容的好地方,它是一座仿愛菲爾塔的鐵架電梯(來回€2.4),位於R. de Sta Justa路上。搭電梯上去後再沿小鐵梯登高,頂層有家小店舖和露天咖啡座,從那兒俯瞰Pedro V廣場,或是遠眺São Jorge碉堡都會讓人想大呼”Mr. Brown”。嫌電梯費太貴的人可瞧仔細了,我在偶然間發現了免費入場的小偏門,從我住的旅店沿著Calçada do Carmo往上坡走,可看到一個小廣場考古博物館(Musem Arqueológico do Carmo),踅進博物館旁的小路直行就可以抵達電梯出口,這樣不用花一毛錢也能享受到同樣的美景,啟不快哉!

Praça do Comércio附近搭乘Tram 28可以抵達Basílica da Estrela。我對歐洲的大教堂已經有點生膩,索性兜了一圈就離開。不過坐街車倒是令我印象深刻,里斯本的街車就像一輛跑軌道的小巴,遇到行人會暫停,車輛夾道會塞車,車掌轉方向盤的方式宛如打電玩,搖搖晃晃的車廂令人彷彿置身遊樂場。有點新鮮,有點刺激,的確是一番有趣的體驗。



隔天我從Praça do Comércio廣場上搭Tram 5到Belém,爲了兩個塔,一個是世界遺產Belém之塔,另一個是正宗葡式蛋塔。一下車我立刻看到放置大航海家達伽馬靈骨的大教堂(Mosteiro dos Jerónimos),不過蛋塔的香味更誘人,當我走到Pasteis de Belém店門口時(位於Rue de Belém路上),整個店舖早就擠滿了人,熱烘烘的蛋塔一盤一盤出爐,五六個店員忙得手忙腳亂。我買了兩顆蛋塔(€0.8/個),金黃色的酥皮配上甜嫩的塔心,真是人間美味!或許有人會好奇,究竟是正宗的好吃,還是肯德基的美味?我把答案留給各位親自揭曉。



Parque das Nações也是(搭地鐵至紅線終站Oriente,單趟€0.7)。1998年世界博覽會在這裡舉行,園區內所有的建築都清一色白,格調整齊,還有一個大型購物商場,營業到半夜。這裡的海風和鹿特丹的一樣清爽,我看著萬國旗在風中飄揚,卻獨漏台灣,心中不免一陣感慨。

Lisbon和我還有另一個淵源,它是天主教聖人聖安東尼(Saint Anthony of Padua)的故鄉。他於1231年6月13日殉道,恰好與我的生日接近,因此聖安東尼也理所當然成為我的主保和英文名字。每年6月12日的聖安東尼之夜,里斯本居民以盛大的音樂會和舞蹈來慶祝這位聖人。走遍歐洲各大城小鎮也經常看到以他命名的街道,美國德州還有一個聖安東尼市,因此他可以說是全世界最有名的聖人之一。

進入Lisbon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