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邁不參加Treking就如同進了鼎泰豐卻不點小籠包一樣。清邁多山,讓Treking的路線變化多端,我們選擇湄王國家公園(Mae Wang)的單日行程,展開了泰北叢林的新奇體驗。

來泰國前我告訴馬克,在Treking中必須面對三項考驗:騎大象過密林,乘竹筏溯野溪,以及翻山嶺訪奇族。馬克聽得興致昂揚,猶如切望出征的唐吉訶德,對即將來臨的冒險充滿遐想。為此他還兩度到擎天崗健行了八公里,因為我們告訴他,唯有憑藉自己力量完成冒險的人才配稱為小勇士。於是在剛萌芽的榮譽感慫恿下,他帶著一股壯志和熱血,答覆了我們的挑釁。



真正的旅程其實沒有想像中費勁。我們先搭乘約一個鐘頭的車抵達大象營,所謂的大象營不過是幾頂潦草的棚子,豢養著十來頭大象。在馴象師的指揮下,我們乘著大象沿著山坡徐行,途經一片龍眼樹林,果子伸手可及,於是我們就像野猴子般隨手摘食,撒落滿地果粒。聽說泰國大象出生後,在五歲前可以享受歡樂的童年,接著賣力工作五十年,而依據泰國法律,再怎麼勇健的大象也得在61歲退休。我問馴象師駝著我們的大象年紀,才知是十八妙齡少女,看來她還有好長的路要走,好多的活得幹!



過足了騎大象的癮,接著我們乘車繞一段山路到湄王河支流,年輕的船夫早撐著長篙等候片刻。一艘竹筏約可搭載三到四人,待我們坐穩妥後,船夫拿著竹竿朝溪底一頂,竹筏就像脫弓的箭般向前飛射。溪水蜿蜒如一條小蛇,水力時而湍急,時而平緩,馬克撥弄著水花,浸濕了半條褲子,置身於這種戲劇般的體驗,他不禁彎著嘴角傻笑以對。

許是熾熱的陽光蒸發了不少體力,中午的飯菜嚐起來格外美味。午餐過後,我們又乘了一段車,抵達白卡倫族(Karen)的部落。許多人以為卡侖族就是長頸族,其實卡倫族下分四支:白卡倫、紅卡倫、黑卡倫和帕通族(Padaung),唯有帕通才有在頸間套銅環的習俗。我走近卡倫族的高腳屋,屋下飼養著幾隻雞和一頭小豬,屋子地板間有隙縫,讓不小心掉落的食物殘屑也能被家禽或家畜充分享用。每一位卡倫族姑娘都有一雙能織善染的巧手,有趣的是在她們兜售的多彩織物中,有幾條圍巾呈現著機械加工的生硬紋路。倒是一些花樣單純的織物,相信確實出自她們的細活,但礙於染料品質,我還是猶豫地無法對她們的慫恿點頭。



接下來的旅程才真正開始健行,目的地是叢林間某個不知名的大瀑布。馬克一馬當先,充分展現平時的鍛鍊成果,一路上繞山徑、踩滑石、過獨橋,樣樣都難他不倒,只是許多蔓草高及其腰,惹得他頻頻搔癢。不過所有的疲累和埋怨都在踏進沁涼的溪水時一古腦揮發了,阿蕾陪著馬克在瀑布下戲水,我則在岸上觀「警」,遇有緊急狀況才涉水援救。玩夠了水,我們復健行一段山路,來到孟族(Hmong)部落—此行的終點。乍看孟族姑娘,她們有著肖似中國人的輪廓,打聽後才發現孟族源同中國南苗。阿蕾向一位叫「芳」的姑娘買了有大象裝飾的小拼布袋,剛好容得下她的相機,這也是我們旅程中唯一下手的紀念品。



在文章最後,我想談談長頸族。對於這個神秘、獨特的少數部落,人們總是伸著比她們更長的脖子窺探她們的生活。起出我如出一衷,認為此乃當世罕見的人文風俗,然而閱讀了相關資料後,我打消了拜訪長頸族的念頭,甚至也要勸告讀者拒絕安排參訪行程。追究此風的起源,乃由於長頸族相信女性是鳳凰的化身,於是族中少女打從五歲起便陸續在脖子間套上銅圈,直到青春期骨骼定型為止。沉甸甸的銅環重達十餘公斤,它們並沒有拉長脖子,而是將肩鎖骨下壓,讓脖子顯得格外俢長。艷陽高照時,銅環被曬得發燙;天寒地凍時,銅環散發蝕骨冰涼。為了坐收高額參觀費(500B),她們悉心裝扮,巧笑倩兮,成為遊客鏡頭下獵奇的目標。

一如反對西班牙的血腥鬥牛,我認為這種危害身體的風俗還是留在博物館老照片供人遙想就好。


進入Mae Wang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