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維拉最迷人的風景,就是那自十一世紀留下來的古城牆。當我一看見阿維拉的城牆,大腦激素立刻將我牽往一個騎士風雲的年代:石塔上,哨兵的冑甲沾滿霜花,一場風吹雪來,僵冷的眼皮兀自凝盯著遠方;城牆內,甫參加完彌撒的居民從大教堂踱出,男人們吆喝著上酒館,女人們則逗留在教堂廣場上添購日用品和雜糧;倏地傳來一陣喀躂喀躂的馬蹄,挺拔的騎士隊伍昂然走過,陽光灑在他們的鎧甲上,放射出刺眼的光芒…如果你也沿著阿維拉城牆漫遊片刻,肯定也會像我一樣墮入不著邊際的奇情異想。



阿維拉城建於海拔1,117公尺的高地,是西班牙最高的省府,從城牆上瞭望,四周是一片無遮攔的視野。中世紀的阿維拉憑著絕佳的地理位置,和塞哥維亞薩拉曼卡串起天主教防衛戰線,共同抵禦回教摩爾人的入侵,守護著卡斯提亞王國的興衰。

然而阿維拉的高度,並不能單單從海拔來衡量,在天主教的精神層面中,它的高度更是吸引了絡繹不絕的信徒前來瞻仰。單從它的別名「聖人和石頭之城」便可推測它是個聖人多產地,而其中最重要的聖人是十六世紀的聖德蕾莎(Teresa of Avila, 1515~1582),教會中通常稱她為大德蘭(註1)。聖女小時候並未顯示出任何超凡脫俗的特質,她與尋常少女一樣,喜歡讀浪漫小說,穿華麗服飾,聊俊俏男孩,不過鑑於父母乏味的婚姻經驗,並害怕靈魂因世俗的誘惑而墮入地獄,她於18歲時加入城北的修女院(Monasterio de la Encarnacion),開始度著遁世的隱修生活。

然而,世俗的病毒早已滲入當時的天主教會,在修院中誰能募得越多金錢,誰的地位就越尊崇。起初她也隨波逐流,但隨著她的祈禱日深,主的恩寵日增,47歲的她毅然走出修道院的高牆,創立「赤足加爾默羅會」(Discalced Carmelites),並於城東建立第一所會院Monasterio de San Jose,致力於革新教會內部的腐敗文化,並提醒人們天主所喜愛的生活方式。那些習於沉疴,耽於逸樂的人們將她的譐譐告誡視如芒刺,甚至公然扯他後腿。不過,也有越來越多人認同她的理念,加入新修會,為天主教會的革新帶來了希望的活泉。



為了幫天主「發聲」,修女的晚年是在一連串的勞碌與攻訐之間蹣跚走過,我忽然想起耶穌曾對伯多祿說過:「你年少時,自己束上腰,任意往來;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給你束上腰,帶你往你不願意去的地方去。」這種老來走「苦路」的例子在教會中歷歷可數,與一般人冀求老年享清福的觀念恰成了一個鮮明的對照。

今天的阿維拉城隨處都可發現大德蘭的影子。在San Jose修院裡,留藏著她的生前的枕頭和死後的靈柩;她的出生地於1636年改建為教堂,如今是一座博物館(Convent of Santa Teresa,註2),裡頭展示了修女的畫像和各種遺物;而在她生活了30年的Encarnacion修院裡,保存著一雙草鞋,在無數個野風狂嘯,亂雪紛飛的日子裡,修女正是穿著這雙單薄的鞋子,一步一步實踐「赤足加爾默羅」的精神。




註1:天主教會中有三個德蕾莎聖女。其一是本文所提的大德蘭,其二是19世紀出生於法國的聖女小德蘭St. Teresa of Lisieux,最後是1997年辭世於加爾各答的德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
註2:一般票€2,學生票€1.5


進入Avila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