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高中音樂課唱起《卡布里島》這首民謠時,我都覺得歌詞既露骨又俗氣,但當我散步在卡布里時,我居然無意識地哼起這個調子,原本嗤之以鼻的曲子反而成為一首既天真又活潑的小調。當一個人震懾於美景當前,腦海裡除了驚嘆號外,又能堆砌多少形容詞呢?因此,最美的風景,往往需要用最簡單的文字來表達,又吟唱起《卡布里島》時,我覺得它真是再簡單也不過了!

 

拿波里港口有許多渡輪前往卡布里,最便宜的船家是Caremare (€5.6,船程約80分。按此查閱渡輪時刻表)。當船漸漸靠岸,水盡天迴,我向卡布里島熱情招手。這裡沒有像巴里島一樣的窈窕女郎為遊客獻上花朵,迎接我的是擺著撲克臉的公車售票員。買了一張到Anacapri的公車票(€1.3),沿著蜿蜒的山路,我的視野不斷升高,心情也越來越飛揚,好不容易從混濁的拿波里逃離出來,任何一朵白雲都令我雀躍不已。

 

在Piazza Vittoria下車,沿著via Migliera的路上有許多狗屎地雷,直走約莫十分鐘後抵達我今晚的落腳處II Tramonto(單人€25,現已漲為€35)。那是一棟蓋在半山腰的民宿,從寬廣的露台上就能俯瞰市區和大海,雖然地點有點偏僻,但是有遠離塵囂的痛快。(建議不要摸夜路找)

我並不想要描述太多卡布里的風光,因為我也只能吐出幾個簡單的詞句,但是有幾個地方令我畢生難忘。從Piazza Vittoria旁搭乘12分鐘的吊椅(單程€4.5)登上卡布里島最高峰Monte Solaro(589m),在山頂上眺望拿波里和Sorrentine半島,這是第一幅令我難忘的風景。沿途散步下山,當一個50分鐘的hiker,在壯麗與秀麗的大自然之間輕鬆揮霍掉一個上午。

 

午後從Piazza Vittoria出發,沿著往卡布里市區的山路找一條叫Scala Fenicia的石梯,當公路還沒有舖好之前,這是溝通Capri和Anacapri之間的唯一路徑。我在往Palazzo a Mare的錯綜巷弄間迷失了方向,問了許多路人,最後一個親切的老伯伯示意我跟他走,從他的肢體和口氣彷彿在告訴我,因為海水漲潮的關係,船夫都休息了。果然一到海邊,兩三艘落寞的小舟懶洋洋地倚在岸上,我往藍洞(Grotta Azzurra)的夢也隨之幻滅。為了報答老伯伯的熱忱,我幫他提了十幾斤的鯖魚到他家門口,並拍了張照,他純真的笑容是我難忘的第二幅風景。



在旅客中心查了公車時間,隔天我摸黑起床搭車到Faro,爬上燈塔旁的岩石群,望著太陽緩緩上升,雖然在阿里山頂看了一年多的日出,但是卡布里島的初陽依然令我難忘。下公車前司機還指點了我一條道路,從Faro沿著西海岸線往Azzura走,全程約三、四個小時,這裡有夢幻般的景色。我打賭,如果襯托著夕陽一定有截然不同的美麗。

就像民謠中所唱的一樣,我還會再回到這裡,不只為了錯過的藍洞,也為了尋找那第四幅、第五幅將令我終生難忘的卡布里。

進入Capri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