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羅馬買了IC plus的火車票(€17.5,車程兩個小時),走出火車站就被眼前喧鬧的景象嚇一大跳。Piazza Garibaldi像一個大菜市場,擁擠的人潮和車陣,此起彼落的吆喝聲和引擎聲,在這裡我找不到米蘭的高貴、威尼斯的閑逸、翡冷翠的優雅、羅馬的大器,以及梵蒂崗的莊嚴。我越走越覺得自己踏進一個失序的世界,越走越覺得渾身不是滋味。



有六個原因讓我覺得拿坡里像一座東南亞城市。第一,這裡有太多中國人,隨便一條街都看到好幾家中國商店,或許是由於中國人的群居特性,想到義大利打拼的話就先到拿波里。第二,街上到處是垃圾,路邊和轉角都有車子亂停。第三,買個披薩或車票都會有人在旁邊討錢,看他們多是四肢健全的年輕小夥,怎不去找個正當工作幹活?第四、偉士牌的摩托車穿大街過小巷,上山下海到處跑,我打賭全歐洲就屬這裡摩托車最多。第五,難得看到一盞紅綠燈,就算有也只是裝飾品,過馬路要抓準時機,停—看—衝。第六,觀光客太多,這點我也要負責,若不是對披薩的誕生地懷有憧憬,我也不會閑晃到這座港都。這些特性和我腦海裡的東南亞印象一一吻合,我並沒有歧視或輕蔑,我只是不解像義大利這個G8經濟大國,堂堂大港怎麼會和所得相差十萬八千里的東南亞市鎮一般格調?



沿著Via Tribunail這條上坡小巷,途中會經過許多披薩店,遇到排隊的人潮就停下來瞧瞧,或許會看到什麼名人或王公政要的用餐照。我在柯林頓總統吃過的店舖外帶一片披薩,才啃一口就懷念起羅馬的披薩味道,我打賭柯林頓吃的那片披薩文章一定大大不同。



在Piazza Plebiscito的壯闊氣勢和優美廊簷下總算能找回屬於歐洲的風情,由於面對皇宮的緣故,早先它的名字叫”Lago di Palazzo”(意為皇宮前的大廣場),今天它是觀光客和市民們流連的場所。Gambrinus位於面對廣場右下角落,那裡有拿波里人公認最好喝的Expresso(一點多歐吧)。

我在拿坡里還發生一件鳥事。拿坡里的公車票只能在路邊的Tabaco買(€1,打印後能用90分鐘),我拿著公車票去坐車,將票卡放入打印的機器後沒有反應,以為機器故障所以也沒搭理,結果下車前遇上查票員,他說如果機器故障的話要在票卡背面填上日期,說著說著就要我拿出護照,打算送我一張34歐的紅色炸彈。我堅持機器故障不是我的問題,票卡上的義大利文就像天書,除非到警察局不然我不拿出護照。查票員的態度很強硬,亮出一張有模有樣的證件說自己是警察,我才不上當。就這樣僵持了10幾分鐘,他說義大利文,我說英語和德語,後來他也覺得難纏,於是幫我在票背填上時間,我機敏地伸出手和他相握,然後迅速閃人。

或許是整天的陰雨連綿,或許是倒楣的車票事件,我對這個地中海大港都並沒有留下美好的印象,還好從這裡可以搭車到龐貝,或渡海到卡布里,不然我不會想再重遊拿波里。

進入Naples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