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騰堡的全名是Rothenburg ob der Tauber,它位於古堡大道和浪漫大道的交匯點,每年湧入250萬的觀光客,尤其對日本人和美國人來說,羅騰堡更是他們德國行程中絕不容錯過的重點。我從科隆到羅騰堡的路有點蜿蜒,共轉了三趟車,耗了約莫四個時辰,這樣的千里迢迢是為了尋找老城牆的浪漫,還是為了體會中世紀的古典,我把答案留給各位親自發現。



如果想了解這座山丘古堡,不能不先談談三十年戰爭(1618~1648)。這場戰爭名義上雖然是為信仰正名,事實上是一場歐洲諸國為了爭奪權力而導致的大混戰。當時因馬丁路德掀起的宗教改革把整個歐洲搞得翻天覆地,剛開始以丹麥、瑞典和荷蘭所組成的新教聯盟挑戰由霍布斯王朝(今捷克)、奧國和西班牙組成的舊天主教陣線,前者受到英法俄的支持,後者則有羅馬教廷撐腰。眼尖的人可能會納悶:法國不是天主教國家,怎麼和新教徒攜手合作?這擺明了法國表面上提倡信仰自由,骨子裡卻野心勃勃。天主教盟軍陸續打敗丹麥和瑞典,最後法國眼看就要功虧一潰,不得不親自走上前線,先大敗西班牙的無敵艦隊,讓這個意氣風發的國家從此一蹶不振,再和瑞典軍隊合力擊潰天主教盟軍,迫使盟軍簽署和約。戰後法國獲得亞爾薩斯和洛林兩省(一直到普法戰爭後一度被德國收回),從此成為歐洲第一等強權,而由於德意志為主戰場,在這三十間不斷被戰火蹂躪,因此戰後分崩離析,直到普魯士統一了整個德意志,德國才再度在歐洲舞台上揚眉吐氣。(關於宗教改革請閱讀Vatican:請問,耶穌在家嗎?)

這段歷史跟羅騰堡有什麼關係呢?自從1544年開始,羅騰堡便皈依了路德教派,在三十年戰爭期間,當時的市議員們拒絕天主教盟軍統帥提利伯爵(Tilly)的招降,勇氣雖然可佳,但小小螳螂怎能當車,不到半天功夫便遭大軍鎮壓。即使後來議員們為這位征服者端上了一個大酒杯(裝了3.25升的酒),提利將軍還是判了所有市議員死刑,除非─他瞥了一眼酒杯,說:「誰能一口氣乾了這杯,我就免除所有人的死罪。」老市長Nusch自告奮勇,一口飲盡,之後睡了三天三夜,提利伯爵遵守諾言,讓所有市議員們安然而歸。這段佳話每天會在市政廳(Rathaus)旁的Ratstrinkstube(現為旅客中心)牆上的大鐘上演(11~15點及20~22點整點),每年十二月也會有話劇演出。



除此之外,Kriminalmuseum(一般票€4,學生票€2.3)收藏了自中古世紀以來一千多年的刑具,裡頭有針椅、絞具、鳥籠和羞恥面具,還有女性的貞操帶。有趣的是,貞操帶不盡然是壞東西,當女性必須單身出遠門時,她也會帶上貞操帶以避免危機。



來羅騰堡也不能不拜訪Käthe Wohlfahrt的總部,這裡的店面遠比海德堡呂德斯漢的分店還大好幾倍。它創立了一個聖誕飾品博物館(Weihnachtsmuseum,一般票€4,學生票€2.5),其實我覺得它的店舖本身就像一個博物館,精巧的玩意令人大開眼界。

羅騰堡還有一個名產Schneeball(雪花球),有灑糖粉或裹巧克力漿的,我在Plönlein最靠近塔的糕點店裡買了一顆(€1.5,這是我看到最貴的價格),味道嚐起來像沙琪瑪和麻花捲的混合,卻又沒有前者的黏牙,後者的堅硬,值得嚐一嚐鮮。



進入Rothenburg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