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去素可泰,一直是令我們躊躇不決的問題。素可泰和曼谷相距六至七個鐘頭巴士車程,搭火車則須先到Phitsanulok,再轉兩班公車,耗時更長。不過由於擔心馬克暈車,我們還是選擇了從Hualamphong火車站撘快車(SP EXP.)離開泰國最晚的王朝,向最早的王朝出發(註1)。



素可泰原本只是高棉帝國裡的一小塊屬地,十三世紀時帝國式微,素可泰逮到機會獨立,設立了泰國朝廟第一座香火。三世皇蘭甘亨大帝(Ramkhamhaeng the Great, 1239-1317)在位時不僅攻佔了比今日泰國更廣茂的領土,更發明泰國文字,文德武功全俱,締造了素可泰王朝的黃金盛世。有段刻文描寫當時的盛世景況:「豐饒啊,素可泰的土地!田裡有稻米,水中有魚蝦…任何人心中若有冤屈,都可至王立的鐘前敲出不平之鳴,蘭甘亨大帝將爲人民裁示正義的決定。」我心想呵,相對於唐宋盛世的風華,素可泰人民似乎容易滿足得多。



遺跡公園(historical park / 註2)距新城十二公里,我們租了輛打檔車(150B / day),騎進泰國王朝最古老的一頁歷史。王宮遺址(Noen Prasat)位於園區正央,背倚皇家廟堂Mahathat寺,外圍護城河環繞。王朝以佛為宗,甫入內城,一座座或聳立或盤坐的巨大佛像立刻撞入眼簾,它們總是沉吟吟笑著,半垂的眼神涵蘊著無盡的寬容,端整的姿態流露出超俗的堅定,連一向避諱佛道雕飾的阿蕾也由衷感到祥和。蘭甘亨大帝英偉地坐在公園北側,從他青銅色的瞳孔中,可以想見當初他是以多麼堅定的眼神眷顧他的子民。



再怎麼倉促的腳步也不能錯過位於城外西北方的西昌寺(Wat Sri Chum / 30B),之前阿蕾問我此行最大的期待是什麼?我回答「在西昌寺的大佛下安靜對坐」,實際看到大佛後,我更想躺在他的手掌心沉沉地倦一個下午。佛高十五公尺,名為Phra Atchana,意為「堅定不移」,一如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的精神寫照。蘭甘亨國家博物館裡(Ramkhamhaeng National Museum / 30B)收藏了許多素可泰王朝的古文物,馬克好奇地詢問我每一尊斷手斷腳的佛像歷史,愛聽故事的他逛起博物館比我還能享受箇中樂趣。



黃昏時分再回到古城區,驕陽已倦了,遊人已散了。我聽著磚牆上風蝕的洞裡迴響著七百年前的輝煌故事,倏地想起了龐貝,那座令我時空錯亂的羅馬古城。儘管十幾個世紀前的風采已斑剝成一片單調的顏色,但一朵歷史的新芽仍舊奮力鑽出古老的磚頭。我學著大佛嘴角的弧度,在餘暉映照下,笑看一個悠遠王朝的背影。

最後談談住宿和食物的部分。原先我預定TR Guest House(雙人冷氣房350B / 新城巴士站免費接送),但由於突發狀況,第一晚只剩下風扇房,旅店主人Mr. Narongporn除了頻頻道歉外,還在斜雨中開車載我們奔走了三家旅店,最後落腳在他的競爭者—隔壁的Garden House(價格同TR)。我打心底感激他的體貼,隔天一早即換房到TR。旅店內地板一塵不染,房間寬敞,除了馬桶沒有沖水設備之外,其餘無所挑剔。至於食物,坦白說我在素可泰沒看到什麼像樣的餐廳,我們通常騎著摩托車隨意溜躂,看到掛著「藍綠小廚師」(註3)吊牌的食舖,便放膽子捧場。一路吃下來,馬克的腸胃也沒有異狀,倒是店舖所提供的冰水,我們一律敬謝不敏。


註1:我們搭乘上午十點四十五的火車(成人449B / 兒童370B),三點四十五抵達Phitsanlulok,火車上隨票供應午餐便當下午茶點。下車後走出車站,左轉延大馬路走約5分鐘,於站牌搭乘1號公車至公車總站,再轉搭往素可泰新城的公車(約一小時)。
註2:遺跡公園分為五區,除中央區40B外,其餘單區票價30B。月票為150B,可參觀所有景點。摩托車需加收20B入園費,腳踏車則為10B。
註3:掛有「藍綠小廚師」吊牌的店家代表通過政府的衛生審核。

進入Sukhothai的相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