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什麼緣故,我對海德堡情有獨鍾,可能想知道海德堡有什麼魅力,讓歌德、雨果和黑格爾在這裡流連漫步;可能想知道海德堡有什麼魔力,讓文思枯竭的馬克吐溫重新振筆疾書;可能想知道為何在觀光客如漲潮的Neckar河般湧入時,海德堡依舊不減少一分動人的美麗。



它的聞名來自於大學。海德堡大學創立於西元1386年,為全德國最古老的大學。創校初始以神學、法律、哲學,和醫學為四大學院,各個學院分散於街巷之間,故名為大學城。馬克吐溫曾經讚嘆大學裡自由和開放的校風。這裡造就了不少傑出校友,光摘下諾貝爾獎桂冠的就有二十幾位。大學廣場(Universitätplatz)是舊時代學生活動的中心,現在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攤販。緊鄰廣場旁的一棟建築物裡,有大名鼎鼎的學生監獄(Studentenkarzer, 一般票€2.5,學生票€2)。買一張票可同時參觀學生監獄、大學博物館和老禮堂,算起來相當划算。

自從1712年到1914年,學生監獄一直是校方權威的象徵。當學生觸犯法規時,警察必須把違法的學生交給學生,由學校進行審判。判刑通常最多兩個禮拜,但如果侮辱公署的話則會加倍延長至四個星期。頭兩天不提供任何食物和水,之後可以請餐廳或朋友外送。坐牢期間,課還是要照上,一下課就得立刻回來報到。受罰的學生在這裡不會留白,牆壁上的塗鴉和文稿傾訴著他們的熱血日記,冰冷的鐵床反而讓人有更生動的幻想。走進學生監獄樓梯旁的側門就是大學博物館(Museum der Universität Heidelberg),裡面追溯了海德堡大學的淵源。二樓有大學最古老的禮堂(Alte Aula),從它華麗的裝飾中絲毫看不出老朽的痕跡。

從大學廣場再往前走,Marktplatz位於市政廳和教堂之間。這個廣場是以前處決犯人和焚燒女巫的地方,運用一點想像力,再加上一點電影情節,你或許可以感受到一股肅殺的涼意穿透背脊。不怕爬樓梯的話可以登上教堂的塔樓(€0.5),我並沒有登上去,因為下雨。

Hauptstraße是海德堡最主要的購物街,禮品店、服飾店、餐廳,和咖啡廳一應俱全。這裡的冰淇淋令人垂涎(一球約€0.8),不妨點一球Heidelbeere(藍莓),在Heidelberg嚐Heidelbeere,豈不愜意悠哉!靠近大學廣場的轉角處,有一家木偶專賣店Käthe Wohlfahrt,類似台灣的木偶之星,內容卻更多姿多采,活像個木偶博物館。裡頭禁止拍照,但你若懂得遮掩又有誰知道?

沿著Burgweg往上走約十五分鐘,古堡轟然矗立眼前。說起海德堡古堡的命運,直叫人掬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它始建於十四世紀,十七世紀時兩度被法軍摧殘,重建後於1764年又遭天雷擊毀,接二連三的天災人禍,這樣的城堡任誰來睡也無法安眠,因此當時的國王卡爾打消了整修的念頭,任憑它荒廢如今。現在它是一級古蹟,建築師反而要煞費苦心地為它修補,維持它毀損殘缺的容貌。



古堡裡是藥劑博物館(Apothekenmuseum,一般票€3,學生票€1.5,票在古堡的入口處購買),展示著自中古世紀以來各種藥草及藥師的培訓過程。在十四世紀初期,每一位藥師都必須發三誓:隨時準備好應變各種緊急狀況、所用藥品不得加害於人,還有憑良心賺取合理利潤。我暗自竊笑,要是發誓有用的話,那麼台灣的健保就有救了。由於當時巨幅的藥品價差危害到人民的醫療品質,於是政府在十五世紀時針對藥品進行統一定價。此外,St. Sebestine曾在中箭後死而復生,他也因此而成為藥師們敬奉的主保。

除了古堡之外,Neckar河上的老橋是海德堡另一個精神指標。老橋門旁有一隻猴子,手裡拿著一面鏡子,將頭探進猴子裡可以看見自己的未來,另一則說法是可以看見自己的缺點。我看見的是一大群觀光客對我傻笑,你不妨探頭進去瞧瞧,看看究竟見到了什麼?



再怎麼樣倉促的行程也不能錯過哲學家之路(Philosophenweg),在那條路上你才能飽覽海德堡的美景。Hölderin有句詩描寫這段小徑:

Wanderer, kommst du zum Philosophenweg schaue hinab—
Du findest die Antwort über dem Tal.

「漫遊的人,來哲學家之路瞧瞧吧!在山谷中,你找到答案。」

每年春夏之際,海德堡遊客如雲,旅館最好提前一個禮拜訂好,不然就得像我一樣,體會踏破鐵鞋的辛勞。火車站前的旅客服務中心有提供旅館預約的服務,不過價格應該比較貴。服務中心還有賣一本一歐元的刊物,裡面雖然有不太容易看得懂的街道圖和旅館電話,但絕大部分是廣告,不建議購買。

放慢你的腳步,花兩天的光陰細細品嚐海德堡,這裡有足夠你典藏一生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