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我們來看看這場史無前例的國債風波是如何開始的?

e32_23056099.jpg  

冰島漁夫向錢衝

提到火山,相信很多人會立刻聯想起冰島。雖然冰島未使用歐元,也不是歐盟成員,但它卻是金融風暴中第一個倒下的歐洲國家。這個遠在地球盡頭,舉世遺忘的小島,怎麼一上報紙頭版就標題聳動,駭人聽聞?

除了火山和破產,你可能不知道,默默無名的冰島人以前一直是全歐最有錢的人民之一。他們最初的財富來自海洋,倚靠豐富的漁產賺取大把外匯,貢獻了超過六成的國民所得。發達後的冰島人有能力栽培後代出國深造,而那些頂著博士頭銜的冰島人回國後沒有興趣做漁夫,於是投入煉鋁業,創造了全歐洲最大的煉鋁工廠。這至少是踏踏實實的生產事業,冰島真正的災難是從一群鮭魚返鄉的華爾街人開始,他們寫下了冰島投資銀行史的第一頁,卻也是最荒唐的一頁。

2000年初,冰島有三家銀行,它們的業務單純得只要會加減乘除的小學畢業生都做得來。後來紐約和倫敦的投資專家教冰島銀行不遺餘力地借錢收購國外資產,因為資產上漲的速度遠高於利息支出,這擺明是給你錢要你去借錢,於是冰島銀行業承襲著漁夫和大海搏鬥的精神,對各種國外投資標的充滿冒險進取的態度,不管資產品質良莠照單全收,例如加州的豪宅、英國足球隊、挪威銀行、印度發電廠等。從2003年開始,冰島銀行業累積的資產在短短三年內膨脹了一百倍。2006年的人均GDP超過六萬美金,榮登全歐最富裕的國家。

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引發全球金融海嘯,冰島銀行才發現自己花大錢買到一堆爛貨,當初投資的國外公司紛紛倒閉,購買的金融商品化為壁紙,老本賠光不說,連借來的鉅款也人間蒸發。冰島銀行負債總額為全國GDP的八倍半,政府回天乏術,只好任憑銀行倒閉,人口只有三十萬的冰島,不得不揹起冰島銀行捅下的千億美元負債,平均每人33萬美元,1,000萬台幣。

愛爾蘭人的愛國心

接下來談愛爾蘭。只要看過《吹動大麥的風》,沒有人會懷疑愛爾蘭人的愛國情操。二十世紀初,愛爾蘭擺脫了長達三百多年的殖民地位,脫離英國而獨立。愛爾蘭人窮慣了,他們開始有錢也不過是最近十幾年的事情。

或許是對殖民和貧困的痛苦記憶,當銀行業者把金庫裡滿滿的鈔票祕密地秀給愛爾蘭建商觀賞,並告訴他們只要九牛一毛的利息就可以統統搬回家任君使用,這麼好康的事,誰不趨之若鶩?因此當冰島人忙著征服國外的同時,愛爾蘭人卻秉持著愛國愛鄉土的熱血,拼命借錢買自己國家的土地。

於是,一個空前但肯定不是絕後的房地產泡沫在愛爾蘭人的愛國情操下越吹越大。2000年愛爾蘭銀行業者針對房地產和營建開發的的放款金額僅佔總放款的8%,到了2007年這個比率暴增至28%,總計約1,000億歐元,相當於整個愛爾蘭銀行業者的總存款。

就像所有泡沫破滅的故事一樣,原本對經濟前景信心滿滿的愛爾蘭人有一天忽然心生疑慮,就在他們看到美國和冰島接連出包後,他們心底開始有種莫名的恐懼:下一個倒霉鬼會不會輪到自己?根據2009官方統計數據,政府總共發出18萬件住宅的建造許可,其中有10萬間根本是蚊子屋。於是,整個愛爾蘭房地產業就像一顆滾到山頂上的巨大雪球倏地墜下懸崖,房價大跌,建商倒閉,那些借錢給相關業者的銀行就像被割斷頸動脈的肉雞一樣,瞬間大量噴血,隨後才攤在地上奄奄一息地抽蓄。

冤有頭,債有主,愛爾蘭銀行扯爛污關國家財政什麼事?怎麼會把一個擁有全歐次高國民所得的國家搞得像過去殖民時代一樣不堪?只能說愛爾蘭政府很有肩膀,硬是向其他國家借錢來搶救銀行,結果則是全民買單。這和美債風波的紓困可不相同,美國是納稅人和政府輸到脫褲,銀行家笑著數鈔票;愛爾蘭的銀行家把自己搞得傾家蕩產,身敗名裂,要不是政府捨身取義,愛爾蘭的銀行早就走入歷史。這種「要死一起死」的悲壯情節有一天肯定會被好萊塢拍成史詩電影。

希臘無銀三百兩

大多數金融危機都是銀行闖的禍,但希臘銀行卻是個特例,在希臘政府所積欠的3,400億歐元負債中,其中還包含希臘銀行借給政府的300億歐元。換句話說,就希臘而言,銀行沒拖累國家,反而是國家搞垮了銀行。

希臘政府為什麼要借那麼多錢呢?首先要認清一點,希臘的國家稅入少得可憐,這並非政府佛心減稅,而是每個希臘人都是逃稅天才。舉例來說,估計有三分之二的希臘醫生年收入申報為1.2萬歐以下的低收入戶,這不難做到,訣竅是堅持收取現金而不提供收據。假如不幸被抓到,只要花點錢賄賂官員便能消災解厄。

收入少不打緊,勒緊褲帶也能過活,偏偏希臘加入歐元這個大家庭後,看到西歐、北歐的哥哥姊姊們富貴多金,走路有風,興起了有為者亦若是的抱負,於是政府開始借錢當凱子,把人民公僕當小三一樣寵。希臘公務員的薪資平均約為民間企業的三倍。打國鐵為比方,員工平均年薪為65,000歐元,整個國鐵每年營收才1億歐元,薪資支出卻高達4億。這種揮霍公帑,中飽私囊的行為瀰漫整個國家機構和事業。假如你是希臘公民,願不願甘心繳稅?

因此,即使希臘破產也不會有人同情,因為希臘人肯定在家裡藏了一大筆私房錢,那些錢正是由他們的凱子政府向歐洲各國(主要是法國和德國)借來轉送給他們的。難怪德國人恨希臘人,恨他們簡直就是無法無天的騙子;法國人也恨希臘人,恨他們吃乾抹淨後留下一堆屎尿,還恬不知恥地要別人擦屁股。

誰偷走葡萄牙的乳酪

相較之下,葡萄牙倒沒那麼可憎。它不像冰島一樣自視過高,也不像愛爾蘭一樣投機取巧,更不像希臘一樣好吃懶做。加入歐元區後,葡萄牙的乳酪悄悄被盟國搬走,國家競爭力每況愈下,經濟成長率經常敬陪末座。

競爭力不足的罪魁禍首是地下經濟,約佔所有經濟活動的四分之一,整個歐元區裡大概只剩義大利可以和葡萄牙互爭爐主寶座。這些未登記立案的經濟活動危害到底多深?首先,它們不受政府監管,造成劣質產品充斥市場,交易毫無保障。再者,它們無法課稅,增加守法納稅人的負擔,影響工作士氣,降低生產力。單單這兩點就足以令有興趣投資的外國企業裹足不前,減少新的就業機會,進一步影響失業率。

為什麼地下經濟在葡萄牙如此猖獗?主要原因是政府管太多。舉幾個例子來說,單一零售商的市佔率不得超過35%(現已修法調整),這條規定好比緊箍咒,讓巧婦難炊,英雄氣短;旅館得雇用專職工作人員,如櫃檯、收銀、酒保、清潔員等,不可一人多工,此外無論淡旺季,必須全年無休;建商申請建照須通過至少五個相關機關許可,經常耗個五年還不一定能順利獲准,如此刁難,難怪葡萄牙沒有房地產泡沫。這些規定讓企業好比戴著手鐐腳銬,怎麼可能在歐元競技場上有勝算?說到底,不是企業不從良,而是官府逼良為娼。

假使把葡萄牙的灰色經濟導入正軌,起碼可以讓經濟成長率翻上一番,何苦落得現在舉債治國的淒慘下場。

邊幹譙邊掏錢的德國

貨幣整合後,歐元區消除了匯率和利率的影響,變成更加公平競爭的平台,實力堅強的德國出口宛如裝了渦輪引擎,把其他歐洲大國如義大利、西班牙等甩在後頭。不過德國的競爭力可不單靠歐元,先進的科技,完善的制度和勤奮的態度才是它致勝的關鍵。

或許是經歷過二戰後滿目瘡夷的震撼教育,德國人對痛苦擁有異常的忍耐力,對物質的要求也不高。當各國執政黨為了選票加碼送福利,德國人卻仍然在沒有最低工資保障下勞碌到六十七歲才能退休;當法國人的平均工資在2000年至2009年之間上升了10.8%時,德國人的平均工資只增加了1%

回頭來看,在那個紙醉金迷的年代,德國人根本是怪咖,即使面對低利誘惑,他們依然像柳下惠一樣坐懷不亂。他們勤工儉學,遵紀守法,不炒樓,不揮霍。說他們潔身自愛,出污泥而不染嗎?他們卻到處放貸,推波助瀾,這種做法好比在夜店門口攔下每個準備進場的尋歡客,湊近耳邊告訴他:「我這裡有好貨,想不想瘋個夠?」

誰料到那些總是吹噓自己勇猛的老主顧們玩過頭,捅了婁子被迫脫光光檢查才發現貼了一堆假肌肉。天底下大概只有德國人會相信希臘和義大利政府編的財報,兩個難兄難弟事後承認那些符合規定的漂亮數字都是花大錢請美國「高人」(高盛銀行)計算出來的,每一筆都有理有據,讓人抓不到把柄,卻哭笑不得。

金融界有一條鐵律,如果你欠銀行五百萬,那麼你得叫銀行一聲老大;如果你欠了五十億,那麼換銀行叫你老大。現在德國銀行業一定後悔莫及,身為歐債危機中最大的債權國和最會下蛋的金雞母,如果德國執政黨決定打腫臉充胖子呑下所有債務,那麼一定引發人民公憤,斷送了該黨的政治前途;如果決定個人造業個人擔任其自生自滅,那麼一定導致歐元瓦解,葬送了歐洲的統一大夢。

給錢不甘心,不給錢不放心。自柏林圍牆倒下後,歐債危機再一次考驗德國人民的政治智慧。

article-0-0E6206FA00000578-202_634x416.jpg   

繼續閱讀首部曲《歐債啟示錄:起源》

繼續閱讀三部曲《歐債啟示錄:解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