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本旅遊書可以告訴你凌晨四點半的阿姆斯特丹是什麼模樣,只有我這個不愛睡覺的人會在半夜中醒來立刻精神奕奕,騎著腳踏車就奔向夜心。凌晨四點半的阿姆斯特丹,天空在飄雨,我聽著Joni Mitchell的聲音,阿姆斯特丹的雨景和夜景,我在同一個時間品嚐了。

 

如果說台灣的西北雨像無理取鬧的小孩般嚎啕大哭的話,那麼阿姆斯特丹的雨大部分就像是一個等待情人歸來的而掩面墮淚的婦女,雖然偶而也會抑制不住而淚水滂沱,但她從來就不會哭得惹人憎嫌,懂得節制的美德反而更令人愛憐。

荷蘭的雨從來不會下太久,就像我下午在Magna附近溜達時,天空也是烏雲壓壓,雷聲隆隆,不一會兒便降下嘩嘩大雨,但我到Magna裡面上個廁所之後,雨就停了。不過,雨具還是隨身必備物品。

凌晨五點半來到Dam Square,廣場上空無一人,除了一輛警車站崗。本想幫Konlnklljk Palace﹙現為荷蘭女王的行宮﹚照張特寫,礙於只拿德國單國簽證的緣故,還是不要太招搖免得招惹警察把我遣送出境。繞到往Oude Kerk的小巷裡,空迴閴靜的巷弄之間偶爾冒出一兩個人影都會令我緊張兮兮,老教堂附近有一群小黑朋友正在呼朋引伴,不敢多逗留,於是動身返回旅館。

回到旅館已經將近六點半了,我請服務人員把Lounge的燈打亮,我坐在靠窗的桌子上寫旅遊的心情,寫阿姆斯特丹的甦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