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說文解字來看,Frankfurt的字義是”The ford of Franks”,亦即法蘭克人(同屬於日爾曼民族)的淺攤,不難揣測出以此為名的城市和水必定有很深的淵源。德國有兩個法蘭克福,一個在萊茵支流Main河畔,一個在波蘭邊界Oder河邊。鼎鼎大名的是前者,過去她是東法蘭克王國的首都,現在她是德國第五大城,舉世聞名的展覽和金融中心。有人說她是德國的曼哈頓或芝加哥,我想德國人應該不懂得欣賞這種恭維。

 

搭乘ICE從科隆到法蘭克福雖然只需要一個鐘頭(€53),但為了搶救貧窮,我選擇了較慢一點的IC火車(2小時20分,€35),反正窮學生什麼都沒有,只能拿時間換金錢。在德國通常沒有什麼高樓大廈,但是在法蘭克福卻有全歐洲最高的辦公大樓(Commerzbank,258.7m)。站在她旁邊Europäische Zentralbank、Deutsche Bank、Landeszentralbank 、Dresdner Bank和其他高樓一起劃出了法蘭克福的天際線,這條線可不簡單,連UNESCO都將它列為世界遺產。尷尬的是,她的高度其實還不到台北101的一半,可見美的角度不是單向量的,如何與周邊景觀相互調和才是更關鍵的學問。

除了摩登的商業氣氛,法蘭克福也是古典主義的文化重鎮,因為在這裡誕生了一位文學天才—歌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 1749-1832)。德國人愛歌德、敬歌德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就算說他是德國男人的民族楷模,德國女人的民族情人也不為過。到處都有歌德之家(Goethehaus),標榜著歌德曾在這裡睡過、吃過、問過路或借一下廁所,但是只有兩個地方當之無愧,一個是他在威瑪擔任宰相時的居所,另一個就是他在法蘭克福的出生地。

一進歌德的家立刻能感受到十八世紀一個富裕家庭的氛圍。在二樓客廳的牆壁上,貼著中國風味的壁紙,對那個只能從馬可波羅遊記中窺探東方的年代而言,這無疑是相當奢華的裝飾品。在歌德的書房裡,有一張可以隱藏的書桌,摺疊後看起像一個櫃子,在那張桌子上他寫下了維特的煩惱。在這裡,他也邂逅了初戀Lily,醞釀了日後《浮士德》中瑪格麗特的雛形。

由於寫了《少年維特的煩惱》,年輕的歌德聲名大噪,1776年他接受了Carl August王爵的邀約,到威瑪大公國擔任首相的職務。這個工作讓他有權有錢又有閒,因此他寫出了《浮士德》這部史詩般的文學鉅作。像他那樣集英俊、富有、才華、權勢於一身的男人,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啊!可惜歌德總是愛上不該愛的人,談著談不出結果的戀情。他和他的女傭長期維持曖昧關係,一直到女傭懷孕,他奉子成婚。這段往事很少被提及,但就算如此,於歌德的天才和魅力又有何損益?

 

如果是第一次來法蘭克福,你一定得到老城的餐廳裡點一杯蘋果酒(Apfelwein),當地人稱作Äppelwoi(€1.5,0.25l),喝起來有點像加了蘋果汁的啤酒。從老城區跨越Main河,來到著名的博物館河岸(Museumsufer)。沿著岸邊依序有Städel藝術博物館、通訊博物館、建築博物館、電影博物館、世界文化博物館(Weltkuturen)、應用藝術博物館(Angewandte Kunst,包括家具、壁毯、陶器、和書寫藝術等),其中Städel藝術博物館收藏了不少十四世紀至現代的大師作品(含錄音帶導覽,成人€6,學生€5,星期三、四晚上18-21點,€3),如果你時間有限只能萬中擇一的話,這會是你最佳的選擇。

拉拉雜雜說了這麼多,還沒有提到主題。我這次來法蘭克福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見識全世界最大的書展—法蘭克福國際書展(Frankfurter Buchmesse, Oct. 19-23, 2005)。這次同行的還有我在ITI的兩位同學SunnyPeggy。獅子座的Sunny是個急性子,表情藏不住心情,她常說自己像馬達加斯加的愛麗絲,我卻覺得她總是幸福地在夢遊仙境。雙子座的Peggy笑和不笑之間判若兩人,她超強的方向感總是被我們利用為衛星導航器,不過個性隨合的她總是甘之如飴。 

 

整個主題館全是韓國人的天下,而台灣參展的廠商寥寥可數,除了故宮、央圖和文建會每年報到之外,今年還有東立、尖端、閣林、來來、空中英語教室、大燈等。在東立的攤位前有陳正義先生的布袋戲,許多德國小朋友逗留在小戲台前新奇地看著表演。有趣的是,連佛光山也來報到,而且聽說反應相當熱烈,充分展現了出家人的入世精神。

這次書展對我敲了一記警鐘。對西方國家而言,在日本沒落和中國威脅之間,韓國似乎是較能被接受的聲音。「韓流」在這裡找到了利基點,快速地延燒到世界各個角落,形成一股不容忽視的亞洲新勢力。在杜塞道夫,我看到整串LG包裝的捷運列車;在漢諾威,我看到貼滿整面大樓的Samsung廣告;在科隆,店面櫥窗上隨處可見Hyundai的宣傳,更別說大型的運動盛會,韓國廠商當然不會缺席。反之,我只在雜誌上看過宏碁的廣告,BenQ在台灣喊前進歐洲喊得很響,但是我到現在還沒有在任何零售商中看過BenQ的產品。當然我相信如果我刻意去找的話一定能找到,但是所謂的行銷不是一種潛移默化的消費者教育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Vicky
  • Lieber Anthony,
    Hello!! This is Vicky. 我很喜歡閱讀你的文章歐!你的很多文章讓我心有戚
    戚焉..像這篇在德的韓流文章裡的一些看法,我前幾天才和朋友談到,對於韓國人勢
    力在德國抬頭的問題我也跟你一樣感同身受...
    什麼時候有空晃到我們小鎮來玩玩阿??:-p


  • murmursan 於 2012/01/28 19:38 回覆

  • 冠翔
  • 等了好久,終於又有新貨到了

    書豪你得加快你網誌更新的速度囉~~

    你背負著在台灣朋友的夢想,決定了我們的行程

    可說是任重而道遠, 呵~~

    嗯 下一站去法國,你說好嗎?
  • murmursan 於 2012/01/28 19:38 回覆

  • Ellie
  • 韓國人學德文的人真的很多,書店裡除了英文是大宗外,接下來就是中日德了!看
    到你的說明後才知其所以然。另外Irene也說莫斯科有不少韓國同學,姑且不論目
    前觀察韓國當地人文化水平及消費能力,單就語文學習來推論一國之競爭力,以貿
    易起家的台灣也許該往內爭論的力氣使在往外拓展吧!扯遠了^^謝謝你的努力,提
    供了不僅旅遊知識和生花妙筆間的舒暢外,還有豐富的歷史藝文以及經營的觀察。
    也許該跟出版社洽談一下出版事宜~或許可獲得旅遊基金喔!
  • murmursan 於 2012/01/28 19:38 回覆

  • jasonmammal
  • hi...我是即將在Goettingen待一陣子的交換學生
    想在課程結束後(8/30),南下法蘭克福和我母親會合(從台灣來)。

    基本上9/2之後的行程大致已確定,
    (9/2要啟程前往慕尼黑)
    但8/31, 9/1兩天不曉得應該如何安排,
    如果兩天都住Ruedesheim OK嗎?
    Ruedesheim的交通方便嗎?
    或者是選擇留在法蘭克福,再到處瀏覽呢?

    很希望能收到回覆與建議,謝謝!

    一個有點不知所措的大學生 留
  • murmursan 於 2012/01/28 19:38 回覆

  • stranger0611
  • hi Jason

    Ruedesheim是一個好選擇,
    兩天的時間
    可以盡情地在葡萄園散步
    逛精巧的手工藝品店
    或是搭搭渡輪遊河
    從法蘭克福過去可以搭Regionale Bahn,
    應該三十分鐘左右吧!
  • murmursan 於 2012/01/28 19:38 回覆

  • 八月
  • 在法蘭克福熱鬧的高樓大廈間
    斗大的LG廣告招牌
    激起我們台灣團友的愛國心
    拒買韓貨
  • murmursan 於 2012/01/28 19: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