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火車從科隆到科布倫茲只需要一個鐘頭(€14.6),在十八世紀末的拿破崙風暴期間,法國軍隊打到這裡,讚嘆這座城市的美麗,因此稱她為「小巴黎」。當然和今天的巴黎相比則是天差地遠。



德意志角位於萊茵河和莫色爾河(Mosel)的交會處,由於位於重要的交通樞紐,因此科布倫茲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也難怪小小的一個科布倫茲就有八個教堂,這裡的居民遠比其他地方更渴求平安。但是躲得了人禍,卻逃不過天災,每年的歲末年初,萊茵河水經常氾濫成災,當地人稱之為Hochwasser。最嚴重的當屬於1993年聖誕節和1995年元月的兩次大水,幾乎把整個德意志角都淹沒了。守護德意志角的是Wilhelm I.,他正是結束封建諸侯時代,一統德意志王國的普魯士皇帝。



從德意志角可以眺望Ehrenbreitstein碉堡(現在為YH),建於西元十世紀初,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破壞。想到那上頭先往南邊沿著萊茵河沿岸走,岸邊有許多渡口,跨河的渡輪口在一家霜淇淋店前(單程€1.2,來回€2,每十分鐘一班)。之後沿著指標前進,約五到十分鐘腳程就可以看到Sesselbahn(來回€5.8,單程€4.2 / YH住戶來回€3.5,單程€2.5)。想像坐在一把吊在鋼索的椅子上緩緩登山,雙腳懸在半空之中,我慶幸還好鞋帶有綁緊,不然掉下去可沒得撿。在碉堡上的餐廳用餐是一場美妙的享受,整座科布倫茲和整個萊茵河口盡收眼底,還有什麼調味料比眼前居高臨下的景緻更美味呢?



「換個角度,世界就會不同」,宏碁這句廣告詞說得真好,下山的Sessellift更令人驚心動魄,我和Takayuki一邊叫著「媽媽咪啊」一邊捱過,怕高的人最好一開始就把眼睛閉起來,不然可能會暈倒在半空中。安全著地後循著原路回去,附近有貝多芬母親的誕生小屋(二~六:1200-1700/日:1200-1600,免費)。裡頭有好幾個女性的照片,我們一直猜到底哪一個是貝多芬的媽媽,你不妨也去猜猜,再向接待小姐問明白,答案會讓你開懷。

Ehrenbreitstein火車站只能搭車北上,要南下的話必須到總站轉車。不過這個小站沒有自動售票機,想搭火車到總站就必須賭賭看在短短的九分鐘車程裡會不會有車掌驗票,要不然就得步行約三十分鐘過Rheinbrücke到總站。力氣和運氣,我當然選擇後者。

對我來說,科布倫茲是一個別具意義的城市,因為她不只是我萊茵河谷之旅的第一站,也是我頭一遭和異國友人單獨旅行。Takayuki是我在科隆的同學,年方三十二歲,他來德國學習花卉技術,志向是回日本開一家花店。我瞧他每天下課後就到花店勤奮地工作,建議他放鬆一下,因此邀他參與我的萊茵河谷之行。他不會說英語,而我不會說日語,我們一路上只能用彼此都很有限的德語溝通,這種巧妙的組合更增加了旅程的趣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