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所汲汲追求的都不堪集集一怒之下,
載送月餅的馬路一如柚子抽皮,
房子如積木,搖擺後應聲而倒,
拔腿欲跑,鞋子,還埋在瓦礫堆下。
好一個中秋佳節,沒有家,哪來的節?
至於兇手------
原來是躲在水泥皮下那張油裏油氣的臉孔。
嗚呼,哀哉!

當地震規模小得再也震不動人們的痛覺神經,
我們坐在椅子上也不再感到搖搖欲墬;
久違的霓虹燈標緻著生命的韌 / 任性,
而傷者喘息的呼嚎一如飄盪山谷間的回音,
漸漸漸漸,漸漸漸漸遠去了。。。。
時間------這是祖先傳下來的療傷方式,
使得人們平息傷痛,使得人們故態復萌,
看在有「心」人士的眼裡,這,
是更沉重的嗚呼哀哉!

我們在飽食終日底下幻想十字架上的愛情,
反覆的例行告解背後反覆地宣示「我無罪」!
而苦架上的人子猶在吶喊千年的控訴:
厄羅依,厄羅依,肋瑪,撒巴黑塔尼?
上帝,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上帝不語,呼吸一如蕭颯的西風
吹過整個傷殘的大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