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born.jpg  

女人懷胎十月是件不折不扣的苦差事。

以前男人還可以拿當兵來說嘴,誇耀自己頂著32度的大太陽整天出操或扛著幾十公斤的裝備徹夜行軍的滋味,但過不了幾年改募兵制後,男人可沒這項經歷來讓自我感覺良好。

再說,數饅頭的日子是越過越爽,懷孕的日子可是越熬越長。準媽媽的肚子除了像吹氣球一樣逐漸膨脹,還有噁心、嘔吐、水腫、便祕、頻尿等各種折騰。

若硬要比較,生過孩子的女人還是比當過兵的男人令我欽佩。

 

俗話說萬事起頭難,然而懷孕的最後一米路才是噩夢。

據臨床研究,產痛在痛的排行榜中排名第三,僅次於剁手指和心絞痛。

男人若想證明自己夠硬頸,再痛也可忍受,不需要斷指或椎心,只要叫醫生割包皮不上麻醉,那就足以比擬,讓老婆叫你第一名。

我認為男人根本沒必要傻乎乎充好漢,上帝用泥巴創造男人,用骨頭創造女人,女人比男人硬氣是天經地義的道理。

 

許多女人在初次結束分娩的痛楚後說「僅此一次,下不為例」,但是她們還是接二連三懷孕。

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呢?最合理的解釋是第一胎被老公沖昏頭,第二胎被孩子沖昏頭,第三胎則不小心被精子沖昏頭。

可不是嗎?頭一次是因為阿那答說想看孩子長得像誰,第二回是嘸甘小寶貝孤單玩耍而再接再厲,第三次以後都是一句「老公,今晚可不可以」種下的因了。

 

言歸正傳,沒看過豬總吃過豬肉,沒生過小孩總得看過怎麼生小孩。

除非患有恐血症,不然男人若是連進產房的膽量也沒有,那實在難稱為人。

基於三個理由,我強烈建議男人一定要上場觀摩。

首先,你會發現自己貪得一時快活,而老婆除了快活,還得痛得死去活來。

再來,你將成為六親九族中第一個看到寶寶的人,如果拒絕,就好像中了統一發票特獎卻不去領獎一樣可惜。

最重要的是,就算體驗不了老婆的痛苦,也不要讓她孤單承受。以前總是你上場打球她在旁邊加油,這次換你當啦啦隊,看她怎麼帶球跑完這十個月。

 

異議者的主張不外乎怕場面太血腥而傷了小弟弟的神經,影響夫妻未來的生活情趣。

我有個婦產科醫生朋友坦承他從學生時代實習後就有心理障礙,別的男人看到第三點就HIGH爆,他則一想到就低潮。結婚三年,龜頭不進去,小孩的頭怎麼出得來。

產科醫生不舉情有可原,但誰說一般男人進產房就得死盯著陰道看?

通常醫院都會用被單或布簾遮蔽產婦下半身,嬰兒出生後也會先稍作清理,不會血淋淋就轉手。除非好奇心太旺盛,不願錯失每個鏡頭,倘若因此不舉,那也是歡喜做甘願受。

 

談到我進產房的經驗,雖然事先有心理建設,整個過程仍然不是件討喜的事。

不過比起躺在床上痛得五官錯位,邊罵髒話邊喊著要大便的老馬媽,我的遭遇何足掛齒。

醫生以無關痛癢的語調不斷重覆一句話:「來,用力大出來。」

我一度納悶這是怎麼意思?是叫她放心拉屎,還是暗示生孩子像大便?

後來馬媽形容當時感覺像便祕了十個月,忽然有個巨大的東西要出來,幾乎要把下半身撐破了。

果真如此,那可好比一坨周長三十公分的大便啊!

我光是想像屁股就隱隱發疼,同時也對陰道的伸縮彈力印象深刻,應該有人好好研究一下它的構造,發明仿陰道皮來拓展商業性應用,好比作成束腰內衣或用來連接水管應該都是有利可圖的生意。

 

幸好馬克並沒有折磨馬媽太久,從陣痛開始到完全分娩只花了一個半小時。

他像最後一團牙膏般慢慢被擠了出來。護士熟練地幫他剪臍帶並迅速地清潔小嘴巴和身體。

他的額頭像我,門庭高聳,突兀的美人尖活像個麥當勞的標誌,單憑這點就足以證明是我的基因。

他的耳垂飽滿,耳體豐圓,一副面相書裡的好命模樣。

他的眼睛瞇成一條線,短促的霎動間呈現出一道分明的雙眼皮。

他的面貌清秀,手長腳長,擁有黃金比例的模特兒身材。出生時體重雖低於平均,只有兩千七百公克,但是器官發育一切正常。

 

這麼漂亮的一個孩子,怎麼會像大便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