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jpg  

上國中第一天,導師要全班同學自我介紹,,我對一個又黑又瘦的同學的名字印象尤其深刻。

撇開姓氏,他名叫一上。由於他老爸的名字比劃繁多,求學時每逢考試別人已經寫完好幾題,他老爸才剛開始看題目,為此平白增添許多心理壓力。

為了不讓兒子重蹈覆轍,輸在起跑點,他老爸為他取了一個極簡的名字。

這個命名果然深具遠見。由於他個頭小,總是坐在頭排,每次考試時後排同學還沒拿到考卷,他刷刷刷刷四劃就開始作答。

不過是簡單的一個名字,背後蘊藏著父親多大的苦心啊!

 

沒有孩子的人絕對無法想像命名這件事的困難,它可不像幫電腦檔案或文件夾取個名字那麼簡單。

尤其像我這種自豪擁有卓越記憶力而習慣偷懶的人,根本鮮罕為電子資料命名,而經常沿用自動產生的系統名,所以我的桌面上擺滿一堆叫「文件X」或「新增資料夾X」的圖示。

但是,我的小孩總不能叫「新兒子X」吧?

 

據說日本人的祖先有一套別出心栽的命名規則。

群雄割據的戰國日本,男人幾乎都被徵召前去打仗,途中難免一時發情,找女人偷半日快活,卻來不及告知姓氏就隨部隊匆匆離開,留下了許多無名種。

這種案例頻繁發生,日子一久母親也忘了哪個孩子是如何誕生的,於是突發奇想,以案發現場命名,因此有了田中,木村,小澤、井上、松島這些姓氏留傳至今。

美國人通常以基督教聖人來命名,從參考名單中挑一個順耳的,或經常以過世的祖父母或長輩為名。這種方式又更簡便許多。

中國人命名則有許多顧慮,要好聽,好記,還要能帶來好命。

取個好名字的學問相當講究,要排生辰八字、配五行三才、算筆劃吉凶、調四聲五韻。

那麼多的規矩綁在一起,算命仙肚子能有多少墨水,難怪我們周遭有一大堆諸如志豪、俊宏、雅婷、淑芬的菜市場名。

 

取名字還得避開尷尬的諧音。

我認識一個人姓吳名英菁,還好她是個女的,不然誤會可不小。

還有人叫林良偉,唸起來就像「你娘喂」。

其他如黃國倫變「亡國奴」,陳建仁變「成賤人」,江良耀變「蟑螂藥」,施曉涵變「死小孩」。

只要為人父母少動一根腦筋,孩子未來上學後便可能成為同學的笑柄。

一字不慎,終生含恨哪!

 

有的人名字取得相當文雅,儼然大師手筆。

一個鄰居姓莊,以莊周夢蝶的典故為女兒取單名蝶。

高中同學的父親是中文教授,以西漢和東漢兩大文豪司馬遷和曹植的字為他兒子命名,哥哥叫子長,弟弟叫子建。

故總統蔣經國先生的名字也是寓意深遠,匠心獨俱之作。

史冊裡也記載了許多好名字,像明朝開國大將徐達和常遇春,一個慢慢飛黃騰達,一個隨時蒙受幸運之神眷顧。

可惜我文采不足,絞盡腦汁還是想不出一個既有內涵又順口的好名字。

 

我想起當初老媽因為迷上瓊瑤小說中某男主角,而取其相似音為我命名,兒子的名字不妨也從書本上找靈感。

依據官方說法,也就是馬媽的說法,馬克是以第一部福音書作者Mark為名,期許他長大後能活出基督徒的精神。

真相其實是當時我正閱讀馬克吐溫的短篇小說集,於是提議男孩叫馬克,女孩名吐溫。

 

說破了還真沒學問哪!但這就是馬克名字的秘密了。

後來馬媽雖想再生個女兒,但英文的吐溫(Twain)讀音近似「雙胞胎」(Twin),果真中獎又加碼,要五毛給一塊,那她或許得邊喂母乳邊灌牛奶才夠滋補。

這多少也暗示了她對第二胎猶豫不決的原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rmursan 的頭像
murmursan

我是默默生。I AM MURMUR SAN.

murmurs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